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试看,5分钟听了会湿的声音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昨日之事已然不可追,他们能够把握到的只有当下。云起知道他和许烟之间有太多不可调解的误会,有太多不知道该如何挽回的错事。

    他隐约感觉到若是不将云朗的事彻底解决的话,他和许烟的矛盾是永远不可能化解掉的。他们路可退,只有拼命向前奔跑。

    是不是每一个b都一样感觉云起拉起许烟的手,他看到许烟明显怔愣了下。他直直看向许烟的眼睛道:“许烟,你信不信我?”

    许烟不知道云起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这种转变,说实话将她吓了一跳。在她的记忆中云起是从未有过这么严肃叫她名字的时候的,当下她也是颇为恍惚。

    不过她迅速的反应了过来当下的情况。她正色对云起道:“你先说你要我信你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想笑自己,她早就知道无论云起接下来会说出什么回答她都只会告诉他那一个答案。

    这个问题压根就不需要多问,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这道题的答案。许烟只相信云起,她不信他又能信谁呢?她就是这样无条件的相信着他。

    前世他对她说那是补身子的药,是他每天亲自熬给她喝的补药,她便将收到的真相尽数烧毁,笑着饮下那一碗苦涩的,灼烧得她五脏俱焚的所谓的“补”药。

    云起没有发现许烟的异常,他没有发现现在站在他眼前的这个许烟与他在梦中曾见过的那个许烟有着太多太多的相似之处,比如她们同样饱含绝望与释然的双眸。云起只想让许烟尽快的接受他的解释,好让他们的计划接着进行下去。

    他紧握着许烟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对许烟道:“不管你听到了什么,不管你梦到了什么,从现在这一刻起统统放下,我们只往前看。”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古时候的法师在吟唱咒语一般,没来由的让她相信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一切。

&和老公去朋友家做客互换nbsp;   许烟那句“好”不由自主的便说了出来,当看到云起那如释重负时的表情时,她自己忍不住诧异。她居然真的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了他,将过去的所有仇怨都这么放下。

    云起放开了她的手,能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颇有些激动。他没有发现许烟面上的怔然,郑重对许烟道:“烟儿,我保证从今往后你再不会重复与前一世同样的命运。虽然不知道前世的我为什么会对你做出那些事情来,可我们先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来清算上辈子的仇怨如何?”

    许烟听了云起的话,没来由的有些想笑。话都被他说尽了,她又能说什么呢?若是现在再想要与他争论个长短的话他必定会觉得自己出尔反尔,不以大局为重。

    所以这场争论早已经看到了结局,压根不用他在这里说一些假惺惺的保证了不是吗?

    许烟轻轻的将自己的手从他手里脱出,面上的神情有些冷淡。她故意撇开脸不去看云起脸上的表情,有些漠然的对他道:“想必你也应该知道我同意暂时放下仇怨的原因,那便按着一开始说好的做吧,别再浪费时间了。”

    云起看到许烟故意疏远他的样子,眼神有些什么。他轻轻握住自己的手,却只有凉薄的风从他指间穿梭而过,再没有方才的温香软玉之感。罢了,都是他一早便想到的场景,他应该熟悉才对。

    云起苦笑了下,对许烟道:“事情究竟该怎么做我已经与彭星他们几个商量好了,想必你这边也每天都在接收来自于他们几个的消息吧?”见许烟点了点头,云起才继续向下说道:“基本的布置我们几个都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时间就在我们婚宴的那天。”

    说到这里的时候,云起明显停顿了下,他抬眼看了下许烟,发现许烟并没有什么反应,心里并没有舒一口气宝贝这么湿想要吗的感觉,反倒涌上了些莫名的苦涩意味。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而后对她继续道:“如果你没有什么意见的话,便按照前几天给你送过去的计划上那么写的进行了。”

    许烟听到云起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她觉得今日的云起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有着不属于他的感伤。她没有想那么多,只以为是自己多想罢了。

    许烟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清出去,对云起道:“好,我想我这边应该是没什么其他想法的。你们的计划前几天陈青墨就已经送过来给我看过了,对于时间地点的事我也没什么其他要求,你们便按照计划的来吧。”

    云起再没什么可说的。毕竟他今天来找她主要是为了时间和地点的事来进行商量,换句话说也就是商量他们的婚事。他原本想着只要许烟透露出一丁点不想要在他们的婚宴上做这种事的想法,他便无论怎么样都要改变计划,绝不让这些污糟事影响了他们二人的婚宴。

    可是看许烟如今的反应,倒像是他多想了。许烟压根就没有表现出来丝毫不愿意的情绪,就算是他此时再说什么,都显得于是无补了。

    他忽然便觉得好笑,原来一直放不下的人是他自己。世人一直都以为许烟是那个放不下的人,他也曾这么以为,如此愧疚的活在世间。可原来一直放不下的人是他自己,只有他自己而已。

    许烟可以放下他,放下他们的过往向前。只有他还活在从前,活在许烟还是爱着他的那个幻像之中。

小说文学

他骗了自己,许烟骗了世人。不,许烟从未说过任何骗他们的话,也并未表现出来任何欺骗他们的样子,一切都只不过是他和世人的自作多情罢了。

    他抬头看着许烟,她早已经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什么时候都要粘着他的人了。她早已变得成熟稳重,变得可以独当一面,变得再也不需要依靠他做任何事。他应该为她感到开心,可是此时此刻的他却怎么都笑不出来。他对她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道:“好,没什么其他的事我便走了。”

    许烟看着云起的身影,不知怎么回事,她心里忽然涌上股苍凉之感。他们曾经彼此相爱,曾经那样无畏的爱着对方,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们眼看着对方离彼此渐行渐远,他们都想要阻拦,最终却都只沦为无力的挣扎罢了。

    不知何处吹来的一阵风将云起的衣角吹起,刹那间许烟只以为云起要走了,她急忙对他道:“云起,别走!”云起被她吓了一跳,他回过头去,正对上她仓皇的眸子。那一瞬,他看到了久违的,许烟眼里的在乎。

    原来她从未忘却过他,可笑的是,他以为的不过只是他以为,她从未变

小说文学

过。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试看,5分钟听了会湿的声音
  • 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为个工作妈妈去陪厂睡长
  • 大肚子pregnantwanna,啊 cao死你个浪货
  • 小玲和公第八章,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
  • 翁熄合集,老公晚上怎么搞你们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