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幼女 手机 肌肌 乱伦 疯狂 华人

换爱交换乱:黄到我下面流水的故事

医生似乎是并不知道面前的那人就是海城大名鼎鼎的陆三少,她面对他的时候,并没有其他医生那般的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中年女医生扶了下眼镜边框,语带疑惑,“病人得了胃癌你都不知道?你真是病人家属?”

不等陆淮左开口,医生又皱着眉头说道,“疼成这样还不吃药!病人也真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陆淮左浑身僵硬,这一瞬,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不知道唐苏得了胃癌晚期。

但有一点他却是知道的,唐苏不是不想吃药,而是他扔掉了她的药,她吃不到。

想到唐苏扑到窗口,想要把药抓回来却抓不到的绝望模样,陆淮左心如刀绞。

他用力抓着他的心口,但他依旧疼得控制不住痉挛。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心脏,还可以疼成这样。

他强迫她之后,她吐了,还带了血丝,他嫌她脏。

她不停地说,她不脏,她只是生病了。

原来,她真的是生病了。

“你是病人什么人?你到底是不是病人家属?如果你不是病人家属,麻烦你把病人家属找过来,也好在她死前多陪陪她。”

“她不会死!”

陆淮左忽然变得激动无比,他猛地抬起脸,双目猩红地盯着面前的女医生,吓得她腿一软,差点儿倒在地上。

“我不会让她死!谁都别想让她死!”

医生又后退了一步,与陆淮左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她硬着头皮开口,“先生,请你面对现实,就她这情况,能撑一星期都是多的。先生,你们还是早做打算吧!”

说完,医生生怕陆淮左又会忽然发疯,她偷偷瞧了他一眼,就快步往一旁的办公室跑去。

也就那女医生跑得快,若她再跑得慢一步,陆淮左真想扭断她的脖子,让她别在这里胡说八道。

阿左,你知道为什么现在结婚,新娘头上都喜欢戴白纱么?

因为白头偕老啊!

阿左,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也要头戴白纱,做你最美的新娘。阿左,我想跟你白头偕老。

对,她说过会跟他白头偕老的!她不会离开他!

陆淮左发疯一般将刚被从急救室推出来的唐苏抱进怀中。

唐苏,只要你还能好好地活,只要你还愿意跟我白头偕老,不管你怎样背叛过我,不管你做过何等十恶不赦之事,你永远都是我的苏苏。

唐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昏昏沉沉之中,她和上次昏迷一样,也总觉得,有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攥着她的手,那人,还用温柔缱绻的声音,一声一声唤她苏苏。

唐苏以为,她又做梦了,没想到一睁开眼,就对上了陆淮左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眸。

“阿左?”

唐苏不敢置信地看着陆淮左,忽地,她垂下眼睑,自嘲一笑,“我又做梦了,我竟然梦到我的阿左又回来了。”

“苏苏,你没有做梦,是我。”陆淮左将唐苏的小手攥得更紧了一些,“苏苏,我是阿左,我永远都是你的阿左。”

陆淮左力道太大,攥得唐苏都有些疼,这也让她明白,她并不是在做梦。

她脸上的惊愕更明显了一些,她刚想问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他就声音沙哑地开口,“苏苏,你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得了那种该死的病,为什么不告诉我!”

唐苏眼皮跳了跳,她知道,陆淮左是知道她胃癌晚期的事情了。

“阿左,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只是你不信。”

听了唐苏这话,陆淮左身子猛然一震,他也才骤然想起,她之前找他给小深借钱的时候,她的确是说过她得病的事。

那时候,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对,他说,死了好啊!

当时说这话,他心中畅快万分,现在只觉得剜心割肉一般的疼。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澎湃的情愫,陆淮左用尽全身力气将唐苏拥进怀中,一遍遍呢喃。

“苏苏,你不会死!你不会死!你会跟我白头偕老!”

“阿左……”唐苏也将陆淮左抱得很紧很紧,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他愿意敞开心扉接纳她,于她来说,是不敢奢望的惊喜。

“苏苏,我在……”

窝在他的怀中,感受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唐苏的心中,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想,趁机让他也接纳小深。

“阿左,我没有骗你,小深真的是你的亲骨肉。请你去和小深做亲子鉴定好不好?只要你跟他做了亲子鉴定,你就会知道,当年我没有背叛你,我更没有杀死我们的孩子!”

陆淮左眸色深了深,她和景灏在床上翻云覆雨的那一幕,永远都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但现在,他愿意顺着她。

“好,我去跟那个野……我去跟小深做亲子鉴定。”

见他竟然答应了,唐苏顿时欣喜若狂,“阿左,等你确定小深是你的骨肉后,你借我钱给他做手术好不好?小深要是不能做手术,撑不了多久了,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小深!”

“苏苏,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好好活下去,就算是你要我的命,我都给你!”

陆淮左的唇,轻轻地落在唐苏的唇上,辗转反复,那样温柔而怜惜,仿佛她是他心中最珍贵。

想到林念念怀了他的孩子,他还为了林念念逼着她跟他离婚,唐苏心中依旧有些难过。

但她已经是大半截身子埋进黄土中的人,她也不敢奢求太多,她走到生命尽头能够有他陪伴,他还愿意借钱给小深做手术,甚至以后还愿意抚养小深长大,于她,就已经是天大的福祉。

陆淮左本来是想要一直陪在唐苏身边的,但林念念伤口严重感染,高烧昏倒,情况危急,他必须得过去一趟。

交代医生好好照顾唐苏,他就去了林念念所在的那家医院。

林念念的情况很不好,在急救室里面抢救了近五个小时,她才脱离了危险。

陆淮左担心唐苏的情况,他心不在焉地敷衍了林念念几句,就快马加鞭地往回赶。

他刚要进唐苏的病房,就听到医生在楼道上讲电话。

“对啊,这个病人,真是太奇怪了!装什么不好,竟然非要装胃癌晚期!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病人!”

装胃癌晚期?

陆淮左那落在病房门把手上的大手一僵,抬起的脚步,怎么都迈不出去。

那医生的吐槽声还在继续,“我刚看到这个病人的时候,还吓了一大跳,她嘴里都是血,没想到是咬破了嘴里的血包。”

“你说这现在的小年轻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谈个恋爱还整天要死要活的!小两口吵架,说开就好了,干嘛非得咒自己得这种该死的病!”

“我当然答应帮她了!你是没看到她在急救室里面啊,要死要活的,我要是不帮她撒谎,她说她就直接一头撞死,我敢不帮她么!”

医生又吐槽了好一会儿,才挂断了电话,她一转身,就看到了站在病房门口的陆淮左。

她装出一副惊吓无比地模样,“先……先生,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谁在装胃癌晚期?!”陆淮左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但他那双冷寂的眸中,却一瞬间仿佛有无边血气弥漫开来,暴戾丛生,让人控制不住胆寒。

“我……”

医生吓得后退了一部,她的眼神,带了明显的心虚与闪躲,“先生,你听错了,我哪有说过这种话!胃癌晚期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可能会有人装这种病!”

“咔!”

陆淮左上前一步,骨节分明的大手,铁钳一般扼在那女医生

小说文学

的脖子上。

他还没有开口说话,一身的狂风暴雨就已经将这女医生席卷,吓得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先……先生,我没……我真的没有……”

陆淮左手上的力道忽而加重,那女医生到了嘴边的话,瞬间彻底破碎。

她以为,他是要发怒了,谁知,下一秒,他竟是忽然笑了。

他不笑的时候,身上总是带着凛冽的寒气,令人望而生畏,他勾唇一笑,如同死寂的冰山撞上了炙热的火焰,没有温暖,而是成了炼狱。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是谁在装病!”

听到陆淮左这话,女医生双腿一软,要不是被他扼住了脖子,她早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她的身体,颤抖如筛糠,他这话给她的感觉,仿佛,若是她再敢继续隐瞒,她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开口说话的机会。

“唐小姐!是唐苏小姐!”医生艰难地开口,脖子终于被松开,她张大了嘴,拼命地汲取着空中的新鲜气息。

喘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

小说文学

又能发出声音,“先生,是唐小姐,她给了我钱,还用自杀来威胁我,我只能帮她来骗你!”

“她的身体很好,她根本就没有得胃癌晚期,她会吐血,是因为她咬破了嘴里的血包。先生,我真的没有故意骗你的意思,我只是一时糊涂,求求你放过我!”

“先生,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

“滚!”陆淮左暴躁地将医生的话打颤,她的腿猛地抖了抖,就踉踉跄跄地往走廊深处跑去。

“呵!”

许久许久之后,陆淮左低低地笑了一声,他的周身,寒气愈加的凛冽可怖,最终,枯寂无垠。

还装胃癌晚期?!

唐苏,你可真厉害啊!

可惜,骗了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

唐苏并没有在她的病房,而是去了小深的病房。

陆淮左和唐苏之间的关系缓和后,他体贴地将小深转到了唐苏住的这家医院。

小深车祸后,唐苏遇到了太多的事情,她一直没来得及去看他,现在他来了这家医院,她可以天天陪着他了。

唐苏去小深的病房之前,她先去拿了亲子鉴定报告。

一般来说,亲子鉴定报告出来,需要几天的时间,但陆淮左要求医院加急处理,不到四个小时,亲子鉴定报告结果就已经出炉。

看着亲子鉴定报告上医院盖章认定的四个鲜红的大字,确认亲生,唐苏的唇角,控制不住上扬。

这下,陆淮左不会再继续认定小深是野种了,她就算是死了,有了父亲的照顾与疼爱,小深日后的

生活,也有保障了。

她得先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深。

小深在车祸中伤得不轻,经过这几天的住院治疗,他的身体好了许多。

唐苏过去的时候,小深正拿着一张纸,眉头紧蹙,若有所思。

看到唐苏,他慌忙将这张纸藏在了被子下面。

唐苏眼神好,小深虽然藏得挺快的,她还是看到了这张纸上写的的几个稚嫩的大字。

被爸爸讨厌该怎么办?

唐苏眼眶一酸,她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小深越发消瘦的小脸,“小深,你爸爸不讨厌你的。”

“他就是讨厌我!”三岁多的孩子,不管多聪明,其实都很难藏住情绪,他那张总是写满阳光的小脸,染上了明显的落寞,“他都不许我喊他爸爸!”

“小深,你爸爸真的不讨厌你的,他不让你喊他爸爸,是因为他对妈妈有误会,他以为你不是他的孩子。”

以后她走了,小深就要和陆淮左相依为命了,唐苏不想父子两人之间心存芥蒂。

她将手中的亲子鉴定报告拿到小深面前,“不过现在好了,你爸爸和你做的亲子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你是他的孩子,他以后会真心爱你。”

“真的?”小深小小的脸上带了明显的惊喜,惊喜过后,他又有些局促与紧张不安,“妈妈,爸爸他真的会喜欢我么?”

“会的!”唐苏用力抱紧小深,“我的小深那么那么好,没有人会不喜欢我的小深。小深,爸爸爱你,以后,你也要爱爸爸,像爱妈妈一样爱爸爸。”

“我才不要爱他呢!我只爱妈妈!”小深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别扭,但那双黑葡萄一般的眸,却闪闪发光。

唐苏知道,他爱他的爸爸,很爱很爱。

父爱,是他一生渴盼。

哄小深睡下后,唐苏约摸着陆淮左也快回来了,她攥紧了亲子鉴定,就往她的病房走去。

越来越多的误会已经解开,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一打开病房的大门,陆淮左如同猎豹一般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将她按在墙上,狠狠地扼住了她的脖子。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换爱交换乱:黄到我下面流水的故事
  • 寡妇又粗又长又爽:短篇散集小黄说
  • 洗澡时老板解开我胸罩:女婿错把我当成了女儿
  • 男生上课和女生对肌肌:abo双性涨奶期做
  • 看女友被几个老头调教:肉岳 太深了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