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papi酱怀孕,爸爸想睡我我答应了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荣泽是用拍,而不是用砍,是以剑面来拍打,即便如此,也够姜文受的了。

    就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一剑面,拍得姜文整个人向前飞扑出去。扑通!他足足飞出两米多远才重重摔在擂台上,再看他的背后,衣服上多出一条长长的血痕,那是被剑面硬抽出来的血淋子。

    “哼!”荣泽没有再上去追杀,站起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原地,嗤笑出声,收剑的同时傲然说道:“姜门主,承让了……”

    他话音还未落,原本趴在地上的姜文突然嗷的一声怪叫,从地上窜了起来,而他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支只半尺长像铁管一样的东西,人们还未弄清楚怎么回事,姜文已抬起铁管,对准荣泽扣动板簧。

    只听嘎巴一声,铁管内的机关启动,一团细如牛毛的钢针从管口飞射出岳的下面好由来,直奔荣泽而去。别说荣泽这时毫无防备,就算是有准备也未必能闪躲得开这种暗器的近距离攻击。

    铁管射出的钢针几乎无一打空,全部钉在荣泽的身上,后者连叫都未叫出声,迎面而倒,躺在地上只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静!整座万冢谷一下子陷入

小说文学

诡异的安静当中,人们瞪大眼睛,看着擂台上发生的一切,快要忘记了呼吸。

    哗——不知过了多久,现场一片哗然,做裁判的逍遥门弟子急忙跑到台上,探了探荣泽的鼻息,再摸摸他的脖颈的脉搏,最后冲着看台上的张栋摇了摇头,意思是人已经救不活了。

    见此情景,台下的游侠们可不干了,有人高声喊喝道:“姜文匹夫、小人,你暗剑伤人算什么本事?!”

    “姜门主,从今往后,马会与你势不两立!”

    一时间,整个山谷如同炸了锅似的,讨骂之声不绝于耳。

    姜文如果不是气极、怒极,也不会使用这种歹毒的暗器,现在荣泽已死,他从震怒中清醒过来,也马上后悔了,他先是急忙把暗器收起来,接着,冲着台下大声辩解道:“本次比武,没有规定不可以使用暗器,荣泽大意,也怪不得姜某!”

    “放屁!姓姜的,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姜文的辩解没有引起任何的共鸣,只引来更广更大的骂声。

    此时,我几人却都在皱着眉头,沉默不语,我们倒不是觉得姜文的手段有多不正当,而是对他刚才使用的那支暗器太眼熟了。我首先开口问道:“你们都看清楚了吗?”

    沈奇等人互相看看,还是程山铭先开口说道:“回……公子,那……那像是鬼飘堂的独门暗器,碎魂针!”

    没错!我点点头,对碎魂针太熟悉了,当初我就差点死于这个暗器之下。我眯缝着眼睛,一边盯着擂台上手足无措的姜文,一边喃喃问道:“他怎么会有碎魂针呢?”说着话,我转头看向程山铭。

    当初白苗军进攻九黎族的时堵着不准混浊流出来h候,曾缴获一批三堂口的独门暗器,有龙鳞落、凤羽归,当然还有便是碎魂针。因为这些暗器威力太大,不容易控制,暗剑人员使用不久后便被程山铭收了回去,现在都封存于暗剑总部暗宅之内。

    如果说姜文用的碎魂针是从暗剑人员手中流出的,程山铭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毕竟暗剑每月也有库存盘点,封存的三堂口暗器从未有过遗失,那么就只剩下一个解释。“公子,这必是姜文从九黎游侠手中得到的。”

    我眼中闪出幽光,冷冷说道:“据说,三堂口余孽可都是逆白流的核心骨干。”

    程山铭倒吸口凉气,若是这么说,姜文肯定和逆白流有过接触,甚至很可能已被逆白流收买了,如果真是如此,事情可就复杂了,毕竟姜文一直是支持张栋做盟主的。程山铭沉思片刻,垂首说道:“公子请放心,属下会尽快查清此事!”

    “恩!”我淡然地应了一声,喝口茶水,说道:“不要打草惊蛇,也不要闹出什么动静,手脚干净一些,查明白之后,你自行处理。”

    “是!公子。”程山铭急忙点头应道。

    且说擂台那边,马会要报仇,别的游侠也讨骂姜文暗剑伤人不仗义,骂声越来越高,最后张栋也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公证,判姜文告负,并取消再参加比武的资格。

    对他这样的处理,马会极为不满,荣泽麾下的会众们纷纷站了出来,不让姜文下台,非要与他一较高下,说白了就是要在擂台上为冤死的会长报仇雪恨。

    姜文要下台,马会的人不让下,双方争执不下,擂台也乱成了一锅粥,这时候,西面看台的百汇堂那边有人站起,快速下了看台,大步流星走到擂台之上,震声喝道:“大家静一静,都先静一静!”

    看清楚说话这位,马会的人纷纷禁声。这人有四十多岁的样子,典型的白苗人,身材高大,健壮如牛,面黑似铁,满脸的落腮胡须仿佛钢针一般,他叫汤磊,是百汇堂的外堂总堂主,也属百汇堂最核心的骨干之一。

    汤磊在游侠中威望颇高,可以说仅次于周宽。他和马会的关系非浅,向来以兄弟相称,现在看到汤磊来了,马会会众如同见了亲人似的,纷纷叫道:“汤堂主,我们会长死的太冤太惨了,你可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诸位兄弟请稍安勿躁!”汤磊先是向众人拱拱手,把他们都阿彪抚住,然后走到张栋面前,拱手道:“张门主,姜门主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毕竟还是胜了,你如此蛮横地取消他的资格,实在不应该啊!”

    “汤堂主,那你的意思呢?”张栋挑着眉毛质问道。

    “当然是让姜门主继续比下去了。”汤磊正色说道。

    张栋点点头,笑道:“既然汤堂主开口了,那么张某就卖汤堂主个人情。”说着话,他看眼姜文,什么话都未再多说,转身走下擂台。姜文是他的人,如果可以继续比下去,自然是对他有利,何况这还是汤磊主动提出来的,别人也不能怪他处理不公。

    他下了擂台,可汤磊并没有走,手也握住肋下的佩剑,他直视姜文,面无表情地说道:“姜门主,请!”说话之间,他已抽出佩剑,摆出准备出剑的起手势。很明显,他是要和姜文过招。

    姜文有自知之明,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和汤磊比起来相差甚远,但现在他骑虎难下

小说文学

,总不能连手都不伸就主动认输,那他以后也没脸在游侠界中混了。姜文硬着头皮,抬起长剑,沉声说道:“汤堂主,请!”

    他话音刚落,汤磊已箭步上前,长剑划过空中,快似一道流星,直奔姜文的颈嗓咽喉刺去。太快了,快到让姜文连招架的时间都没有。他仿佛见了鬼似的,怪叫一声,侧身向一旁跳出。

    沙!

    长剑贴着他的脖根掠过,险险刺伤到皮肉,姜文的身形还未来得及稳住,汤磊的长剑又横切过来,目标依然是他的脖子。看得出来,汤磊剑剑都下了死手,一心要取姜文的性命。

    姜文使出浑身的力气,竖立长剑,硬挡汤磊的重击,就听当啷一声脆响,长剑与长剑的碰撞迸发出一团旋涡状的气压,即便是擂台下的人都能感觉到气流从自己脸上狠狠刮过。

    硬碰硬的过招,汤磊没怎样,姜文却被震的臂膀发麻,人也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汤磊不给他喘息之机,一招过后,立刻又窜上前去,长剑由下往上挑,取姜文的下颚。后者无力招架,也无从再闪躲,运起体内全部的劲气,大吼一声,使出压箱底手段。

    一道猩红又狭长的气刃凭空生出,好像红色的闪电,飞刺向汤磊的眉心。

    如此之近的距离,又是如此之快的速度,换成谁都得手忙脚乱,但汤磊却是不慌不忙,抽身向一旁闪躲。

    随着汤磊跳开,那道鲜红色的气刃也随之转变方向,不过就在气刃稍微停顿的那一瞬间,汤磊已收回长剑,同样释放出气刃。两道气刃在空中相遇,针尖对麦芒的碰撞在一处,只听咔嚓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姜文释放出的气刃寸寸断裂,在空中散于无形,而汤磊的气刃则没有丝毫的减弱,继续向姜文飞去。

    这一下高下立分,这就是两人劲气修为的差距。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气刃破碎,对方的气刃射来,姜文如同被人踩了尾巴,尖叫出声,急急低头闪躲。扑!气刃没有击中他的额头,在他头顶的发鬓中穿过,把他的头皮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姜文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自己的头顶流下来,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摸,结果眼前又是一道寒光闪过,抬起来的手臂立刻失去了知觉。他转过头再看,自己的左臂已齐肩而断,断口之光滑,仿佛镜面一般。

    “哎呀……”

    姜文惨叫一声,扔掉长剑,仰面而倒,疼的在地上来回翻滚,喷射出来的鲜血飞溅满地。

    汤磊站于他的对面,冷冷地看着在地上挣扎哀号的姜文,他甩了甩手中长剑,语气阴沉地说道:“这一剑,我是为惨遭你毒手的荣泽兄弟砍的。没错,本此擂台确实没规定不可暗剑伤人,但不代表你这么做就不会受到惩罚。”

    哗——台下的游侠们如梦方醒,一时间掌声雷动,叫好声一片,特别是马会会众,群情激奋,齐齐叫喊道:“汤堂主,杀了他!汤堂主,杀了他!杀了他!”

    汤磊向台下的马会会众摆摆手,说道:“这次比武,是为了选出盟主,而非为了结怨。姜门主暗剑伤人,害了荣会长一命,现在取他一臂做为偿还,也算为荣会长报仇了,诸位马会就再卖汤某一个人情,此事到此为止,日后不要再提了。”

    这话要是别人说,马会会众或许还会不满意,但汤磊开口了,人们也只好接受。“好!这次我们就看在汤堂主的面子上,暂且饶他姜文一条狗命!”

    “多谢诸位马会兄弟!”汤磊向台下连连拱手赔笑。

    看台上观望的我暗暗点头,难怪百汇堂能融合那么多的势力,先不提周宽为人怎样,单单是这么一个堂主就十分会处事,既能以大局为重,又能平息纷争,还未伤及人命,可以说是两面讨好,即便是被他砍断一臂的姜文只怕过后也会十分感激他,收揽人心的手腕很是高明啊!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警局里面征服警花
  • 妈妈的朋友,会议桌底舔花蒂
  • 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他堵着她下面不让液体流出来
  • 甘蔗林的的公,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 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宝贝放松我们玩点刺激的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