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幼女 手机 肌肌 乱伦 疯狂 华人

花核肿胀无法闭合:皇上疼好深好大H

晚上,海悦。

能容纳上百人的宴会厅,却只有二三十个人在内,当然全都是富二代,官二代,或者大明星。

前面是一整面的落地窗,站在那里,脚上脚下都可以一览无余,满天璀璨的星光,都在为今晚这场生日会做陪衬。

好朋友推着生日蛋糕车从外面进来,四周除了烛光暂时没了别的光线,那个大明星会弹钢琴,还亲自创了一首生日快乐歌唱给他们兄妹听,许愿过后大家便各自找了地方坐下,或者在落地窗前站着,端着酒杯聊着他们认为的平时聊的那些琐事。

某某某在哪儿睡了几个女明星,或者某某某做了个什么软件才卖了几千万什么的。

戚闫与之格格不入,自己端着杯果汁站在落地窗的最边上,那里有个落地的窗帘,如果不细看,都不会有人发现她。

关楠找了一圈才看到她,然后走过去,把窗帘又往外拉了一下,然后躲在里面问:“你不出去哦?要一直躲在这里?”

戚闫默默的笑了声,“又不能喝酒,出去干嘛?”

“今天帅哥还挺多的!”

关楠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给戚闫找下家。

戚闫却是转眼看她,无奈的轻叹,“求你千万别再给我找男人了好吗?”

“那你……”

她低头,看着戚闫的肚子。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戚闫此刻脑子里什么都想不起来,也不想想那么多了。

“好吧!不过我哥说厉少回来,怎么一直没见人影呢?”

关楠嘟囔着,然后朝着外面看去。

戚闫却是转身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说谁会来?”

“傅厉啊,你不是知道他跟我哥关系很好吗?今天晚上就是傅厉买单的。”

戚闫还是回不过神,犹如被五雷轰顶。

“你怎么了?”

关楠看她脸色很僵硬。

“我得走了!”

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无法再让她留下。

戚闫把果汁杯子送到关楠的手里,然后双手抓住关楠的肩膀,“亲爱的,生日快乐!礼物我放在桌上了,我不能再呆下去。”

关楠木若呆鸡,两只手里都端着酒杯,所以没办法拦她。

而她随后背着包就走的身影,却是落入那些大少爷们的眼目。

有人开玩笑问,“怎么那个女人会在这里?她不是有自闭症吗?”

“是吗?那她自己走了行不行啊?万一丢了,我们不会是嫌疑人吧?”

“要不你出去跟着啊,护送她回家,看着长得还行!自闭症不可怕的。”

几个大少爷说着说着就都笑起来。

“你们这些人啊,她才没有自闭!”

关钰坐在里面懒散的靠着靠背跟他们说道。

“哎呦,关少试过了不成?”

“喂!你们这群人胡说八道什么?”

关楠走过去,忍不住吼了声,然后放下酒杯就走。

戚闫在等电梯,完全不知道里面的人在说她什么,只是觉得,碰不上就是她最大的庆幸。

却是好死不死的,电梯门一开,她刚要如释重负,抬眼就看到里面站着的男人。

他还是一身黑西装,还是那么该死的冷漠,只那一双黑沉的眸子叫人心慌。

她突然不敢进去,又不能再回头。

而他就站在电梯口那么冷冷的看着外面的女人。

直到一个身影从里面出来,他冷漠的一眼,下一秒戚闫就被拽进了电梯。

关楠出来后看着电梯那边好像是戚闫的身影进去,她想追电梯已经关上了,关楠有点担心的拿出手机给她拨电话。

电梯又慢吞吞的往下走,整整六十层,她还不知道要用多久才能到达一层,但是她确定,她现在特别受困。

两个人并肩站在电梯一边,外面是大半个城市的夜景,只要他们转转身,就能看到那璀璨的霓虹,万家灯火,只是却谁也没有转个身。

只是电梯上的数字一格格的跳动,里面的气息越来越稀薄。

行至过半,男人双手插兜,然后稍稍抬眼,梯壁里女人的眼也看向他。

“这么早走?”

“嗯!”

她又垂下眸,眼观鼻鼻观心。

“什么时候去领证?”

他突然问了声。

戚闫垂着眸,表面上毫无波澜,内心波澜壮阔。

领证?

跟那个变态老头?

她不会的!

电梯里寂静的要死,她觉得她要是再不发出点什么声音来的话,可能他会发觉她紧张。

“我不知道!”

戚闫低声道。

他转眼,幽暗的眸子睨着她的侧颜。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戚闫的眸子这才又抬了抬,却还是压的很低,“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他转身,稍稍上前。

戚闫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手就碰到了梯壁,她只得转身,然后尽量的贴着护栏。

黑亮的皮鞋又动了动,正好贴着她的小白鞋一侧,戚闫没的可避,身体只能用力往后点。

傅厉双臂稍微抬起,双手抓住她身侧银色的护栏,冷峻的脸再次逼近她。

戚闫一颤,随即脖子一扭,呼吸都只能压到最低,生怕有一丝的不注意就变的暧昧。

“不明白什么?”

在她终于没办法再躲之后,男人漆黑的眸子无情的睨着她又问了一遍。

“你为什么要问这些?”

戚闫渐渐地抬起眼,大胆的仰望着他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若,却

小说文学

带着她难得露出的倔强。

傅厉一双幽暗的眸子半眯着,轻笑,“你以为我为什么?难得我是对那一晚还存着些留恋?劝你别自作多情,我只是想作为老情人,怎么也得送你份贺礼吧!”

傅厉的眼神越发的冷,话却让眼前的女人觉得羞辱至极。

只可惜她平生收的最多的就是羞辱,所以她只是淡定的看着他,“那我先谢谢你!最好是钱,直接送到我账户上,因为你要是放到戚家或者安家,结局都不会落在我手里!”

她没看到,

男人抓着护栏的手用了几分力。

她却看得见,他恼羞成怒的眼神多可怕,仿佛能生吞了她。

“你真想嫁给那个老头?你不会是以为他像是外表上那样憨厚,疼你吧?”

疼你三个字说出来的时候他故意往前靠近她,危险的气息逼的她又往后躲了躲,他却是咬着牙根死死地盯着她。

“难道不是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她自己也觉得可笑,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的,跟眼前人对话的时候,就成了这样。

“戚闫,我告诉你,你最好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一清二楚!”

他气的咬着牙警告她,一双手突然就捏住了她的手臂。

戚闫只得咬着唇忍着痛,她真的不会喊痛,除了那晚被下药失去了理智。

戚闫慢慢的又抬眼看他,尽管因为疼痛已经让她眼泪婆娑,她觉得自己像个随时会被他捏死的小东西,又可怜又可悲。

“现在回答我,你是不是真想嫁给那个老东西?”

他又问她,在她眼泪被他吓的掉出来的时候。

“如果我说不想,你会,帮我吗?”

戚闫鼓足了勇气迎着他幽暗的深眸,只是她一再的在他眸底搜寻,却并未搜到她想要的答案,他只是那么冷冷的看着她。

他不用说话戚闫就感受到了那种来自对方的羞辱,他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凭什么帮你?蠢不足惜!

傅厉的手渐渐地松开了她,突然转身站在她一侧仰望着外面大半个城市的夜景,眉宇间凌人的气场不曾改变。

“我凭什么帮你?”

他冷漠而疏离的问道。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中短篇多肉集
  • 花核肿胀无法闭合:皇上疼好深好大H
  • 在公司两个老外轮流照顾我:被弄肿了腿合不拢
  • 小雪又红又肿双腿颤抖:男生一进一出是什么感觉
  •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男人睡完你后还想睡你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