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进去18cm和12cm区别,有没有与爸爸做过的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张筱雨问冯梓鸣看见杜少的衣裳了没有,冯梓鸣气鼓鼓说她才醒过来什么都不知道。

    冯天鸣想笑,说他去给找。

    病房里里外外翻遍了没有找到,杜迪让护士把主治医师戴维找了过来。

    戴维发现冯梓鸣醒了,这激动的不行,赶紧给冯梓鸣做了各项检查和化验说没事了,回家后还得好好休息几天。

    毕竟那种药吃下去,如果不是通过正确的办法排解的,对身体的损伤都大的厉害。

    只是戴维没有把话说明白罢了。

    杜迪又问戴维他的衣服,戴维说,“啊?

    我以为是哪位患者落下的,丢给我的助理丽萨了,让她看看是哪位患者的。”

    毕竟那衣服价值不菲呢!忽然,戴维看向杜迪道,“您杜大少爷还挺在乎件衣服的啊?

    那限量版的手表可是能买几十件那衣服的吧!”

    杜迪瞪了眼戴维“废话可真多,衣服在哪儿?”

    “丽萨的办公室,你自己去找她要吧!我的办公室隔壁就是。”

    戴维道。

    杜迪到了才发现那间办公室里有三位法国美女在聊天。

    一听杜迪是来要衣服的,丽萨就双臂抱前绕着他看了一圈后说,“你就是昨晚送那位被下了药的女士来医院解决的杜先生?”

    杜迪牛逼哄哄的答了声是的。

    结果三位金发碧眼的美女顿时爆笑,笑得杜迪莫名其妙。

    忽地,杜迪瞪着丽萨,阴恻恻道,“你们笑什么?”

    丽萨被杜迪的眼神吓得一个机灵摇头闭嘴不笑了,那俩姑娘还在捧腹大笑。

    须臾,杜迪对着那俩姑娘吼了一嗓子,“笑够了吗?”

    俩姑娘顿时也不敢笑了,捂着嘴看向丽萨,丽萨摇头示意她俩不要笑了,这个人不好惹。

    杜迪心里已经想好要如何收拾某个人了,他竟然敢乱嚼舌头根子,信不信把他金毛的舌头给拔了,让他乱说话。

    “衣服呢?”

    杜迪看向丽萨再次低吼道。

    丽萨指了指衣架上的一个绿色衣服罩子,“在那里面装着。”

    丽萨今早一进办公室,师傅戴维就丢给他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男士外套,“仔细保存着,应该是哪位患者或患者家属落下的。”

    杜迪拿下衣服后抖了抖,看向丽萨,颔首,“谢了。”

    “哎、哎~”丽萨忽然对着已经打算要走的杜迪吆喝了两声。

    杜迪回头,“怎么了?”

    难不成还要收取保管费吗?

    丽萨看着杜迪,“我叫丽萨,你叫什么呀?”

    杜迪,“杜迪。”

    丽萨哇靠了一声,“您就是那个按摩机发明者杜迪先生

小说文学

?”

    杜迪颔首,“正是。

    丽萨小姐还有什么事?”

    丽萨在办公桌上摸了一支笔和一个记录小本本递过去,“能留个电话吗?”

    杜迪蹙眉,“我脑子有问题,记不住电话号码怎么办?”

    丽萨,“那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写给你?”

    杜迪,“也好。”

    丽萨把电话号码小心翼翼递给了杜迪,“你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哦!我不太忙,大多时候都能接到电话的。”

    说实在的杜迪对女孩子拦着要电话号码已经免疫了,别说现在了,杜大少爷十几岁的时候在秦城的大街上都被小姑娘拦着摇过电话号码,请他去吃冰激凌,吃咖啡的多的什么似的好么!不稀奇的。

    杜迪到底是很会给女孩子面子的,但是,他也是个瑕疵必报的人。

    于是某人绅士的双手接过来了那张纸,在手里弹了弹,看向丽萨,再看看她的两位朋友,剑眉微微一挑,似笑非笑道,“打电话给你做什么啊?”

    丽萨一愣,而后才扭捏了下道,“当然是约会啦!”

    毕竟是法国姑娘,扭捏归扭捏,胆子还是很大的。

    杜迪哦了一王爷在花园含乳声道,“那么约会都去干点什么呢?”

    丽萨,“看电影,喝咖啡,玩儿啊!”

    杜迪点点头,“然后呢?”

    丽萨泛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眼杜迪,“那个嘛~到时候看啦!”

    杜迪点头,继续把玩着那张纸道,“那你告诉我,刚才你们几个在笑什么?”

    丽萨握了下拳头摇头,“没,没笑什么了,就是觉得你长得特别的帅~”身后俩姑娘也跟着点头,“对对对,你长得真帅~”听得出着俩姑娘不长说华夏语但是她俩会说几句,说的很生硬,不像丽萨说的那么地道。

    

小说文学

;杜迪把那电话号码撕了两半丢在丽萨的办公桌上,“你没有说实话,所以,我拒绝和你约会。

    还有,我对洋妞只有睡的想法没有娶回家当太太的想法,更何况,你们三个都不符合我的胃口。”

    杜迪这段话说的特别的慢,足以让她们几个都听得懂了。

    等几个金发碧眼的姑娘反应过来,杜迪已经出去用了很大气性把门给甩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Kill  you(杀了你)”杜迪哪里是稀罕那件破衣服了,大家都懂的杜大老板的醉翁之意不在衣服是吧!某人被几个金发碧眼的姑娘气的昏了头,走到垃圾痛边上的时候就打算把衣服丢进去,结果对面就有个搅屎棍喊了声,“杜先生,您这是……”杜迪不用看都听出来是戴维了,硬生生就把衣服丢了进去,抬头,眼神冷的能戳死戴维,“脏了,不要了。”

    戴维呲牙,“这……脏了?

    不是,丽萨还专门用罩衣袋装起来的啊!怎么会脏了?”

    杜迪猛地回头,“你若是不嫌弃大可捡起来洗洗自己穿啊!”

    屁话真多,在说话杜大爷就缝了你的嘴。

    戴维嘿嘿了几声,“那个真的挺可惜的,洗洗可以送人嘛!”

    最后,戴维还是把那件价值不菲的新宽男士休闲外套捡了起来,抖了抖拎走了。

    露过冯梓鸣病房门口的时候某人顿了下脚步,就听到冯天鸣喊了声,“杜少,衣服找到了吗?”

    说着人就已经到了他跟前了。

    杜迪面不改色道,“被人不小心弄烂了就不要了。

    怎么样,你们出院还是继续住?”

    冯天鸣指着自己的后脖颈道,“你把她打的也太狠了,这儿疼的厉害呢!”

    杜迪,“当时情况比较急所以下手可能太重了。”

    冯天鸣,“我爸妈说为了感谢你昨晚救我姐,请你中午一起吃个饭。”

    杜迪摆手,“吃饭就免了,举手之劳而已。

    你们要报警吗?”

    冯天鸣嗨了一声道,“那种地方报什么警了,人没出事就是万幸了,真的多亏您了。”

    杜迪,“我也是接了你姐夫的电话才赶过去的。”

    冯天鸣,“听我姐夫今天打电话说了,他的人看见我姐进了灯红酒绿酒吧了,才告诉他的,这才一打听你正好在我姐的咖啡屋吃咖啡了。”

    俩人正在门口说话,里面传来冯梓鸣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啊啊~痛痛痛~妈咪,您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咪了……”杜迪和冯天鸣相视一眼,俩人都进去了。

    “又怎么了现在是不是可以要你了宝贝这是?”

    冯天鸣问道。

    “我给她贴个膏药而已,她就喊叫疼,跟我杀她似的。”

    张筱雨埋怨道。

    冯梓鸣,“您贴膏药就贴膏药嘛,压那个骨头干嘛了?

   &公主特殊成年礼h文罗煞国nbsp;那个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他全家……下手也太狠了。”

    “咳~”冯沉舟咳嗽了一声,冯天鸣直接笑出了声,冯梓鸣觉得不对,扭头一看,某人就在她的病床边站着的。

    杜迪今天跟女人这种生物犯冲。

    刚才被几个金发碧眼的发女郎笑他不行,这会儿又被冯梓鸣诅咒要杀了他全家,这还气的他什么都不能说,可是不说点啥他怎么能痛快了去。

    杜迪似笑非笑道,“下手太重?

    想杀了我全家?

    那你被人逼到那旮旯拐角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结果呢?

    你装神弄鬼去夜场捧男孩子,去赌场豪赌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结果呢?”

    杜迪这几句话把冯沉舟和张筱雨的面子给下了。

    同时把冯梓鸣报复的哑口无言,跟他杜迪比嘴毒,冯梓鸣是对手吗?

    

>>>>>标题对应内容请点击这里<<<<<<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做爱小说,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 三浦恵理子,男朋友把我丢在床上开始啃
  • 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
  • 为什么男人抽的越快女的越叫,突然从后面捻住樱桃
  • 337p日本大胆欧美人术艺术,老子想弄你很久了
  • 最新评论